根据司马迁《史记》记载,汉武帝到了晚年打算立宠妃钩弋夫人的儿子刘弗陵为太子,但其担心“子少母壮”,所以把钩弋夫人处死,长期以来,在史书中钩弋夫人以悲情形象存在,而汉武帝选刘弗陵为太子或许也是无奈的,钩弋夫人之死也不乏悬疑。

  汉武帝原本一心培养的卫太子死了。其他有资格接班的全都不成器,不如这个八岁乖巧可爱又聪明懂事的小孩呢。在这种已经没有退路的情况下,武帝一直没有下定决心立新的太子,想来并不仅仅是因为子少母壮,而是他确实知道钩弋夫人的品性有问题。

子少母壮

  史书上没有记载钩弋夫人“有过”,是什么过错。但她并不是无辜的。而武帝在杀了她之后,还令人封掉了她的住处,更是令人十分讶异:退一万步说,为了减少日后的麻烦而杀掉宠姬,人死了不是应该好好表彰安抚一番才对吗?

 

钩弋夫人

  不是应该给好好地尊个封号,显示自己的皇恩浩荡才对吗?不是应该给未来的皇帝之母一个好听的名分吗?做这样惠而不费的东西,武帝是最擅长的;可他不仅没有做,反而尽量消除这位宠姬存在的痕迹。

  武帝在左右面前说,怕他死后“女主独居骄蹇,淫乱自恣,莫能禁也”,其中“淫乱”二字十分刺眼,听起来好像他知道了什么似的。而怕钩弋夫人成为“吕后”,可不仅因为吕后干出过“人彘”之事,吕后还是有公开的男宠审食其的好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