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吴朝阳还跟他老爹说今天的事情呢,没想到这老刘就自己找上门了。

本来他是打算晚上的时候请老刘过来吃饭,顺便给他们家老爷子做一个疗理,老刘这自己过来,倒是省了他去请老刘的麻烦了。

“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。”老刘笑着,打趣说道。

吴朝阳笑着,把老刘迎接进家门。

他一向朴素,家里的摆设也很简单,老刘看的出来吴朝阳的作风,确实是很难得清廉。

老刘刚进屋,就看到吴朝阳的老爹端坐在餐桌前,便说道:“老吴,你这身体怎么样了?”

吴老爷子热情的站起来,让老刘坐下,然后说道:“自从你上次给我治疗之后我这身子骨可是越来越硬朗了,这不刚刚朝阳说你来镇上了,我刚要让他去请你来家里吃顿晚饭呢。”

老刘跟吴老爹寒暄了一番,过了会有人找吴老爹打麻将,吴老爹就离开了。

吴朝阳看着自己老爹走了,于是打着心里的算盘,试探问道:“刘叔啊,你们村这个村长问题很大啊。”

老刘不以为然,反正这村长做坏事不是一天两天了,他还以为吴朝阳这么说是怕他给张成林求情呢,就说道:“这混小子,活该有今天,以前我还没发现这小子有这么大的问题,结果后来越来越过分。”

“刘叔,我今天看了下,这张成林犯的事可不少,而且基本上每一样都能让他进去吃公家的饭。”吴朝阳说着,打量着老刘的反应。

老刘没说话,从兜里摸出烟来,递给吴朝阳,自顾自的抽了起来。

吴朝阳心里慢慢有底了,这老刘一看就是个正直的人。

虽然以前他也觉得老刘还不错,但那时候他感觉老刘有点贪财,文化程度也不是很高,所以就打住了那时候心里的想法。

其实主要还是他怕有人说他徇私舞弊,给人走后门。

但是现在老刘给他的感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,老刘在张成林的威逼利诱下都没有丝毫反应,这不正是可以托付之人吗?

所以吴朝阳又试探说道:“刘叔啊,你你们村的村长犯了事,这村长的位置可就空了啊。”

说完他看老刘依旧不说话,就接着说:“刘叔,俗话说家不可一日无在主,虽然村长算不上主人,但现在正是大力扶贫,带领村名脱贫致富的好机会,所以这时候可万万不能有空缺啊。”

“你说的这也是,现在不是都有大学生村官吗?你看看有没有愿意来我们村的,到时候让这种有见识,有知识的人才来带领我们脱贫致富。”老刘抽着烟,以为吴朝阳是没啥可说的,跟他闲聊呢,就说道。

老刘这反应可是让吴朝阳心里有点郁闷,他都这么明显了……

压下心里的郁闷,吴朝阳接着说:“哎,刘叔你这是啥话,这村里你都很熟悉,你也给村里看病许多年了,我想你跟他们都熟,关系也都好,这个村长我觉得你要是能当那就最合适不过了。”

老刘自己不上道,吴朝阳只能自己给老刘指明了。

“什么?”老刘一听,顿时一惊,惊讶问道。

“我说吴镇长啊,这可使不得,我没啥子文化,也没什么见识,这不行。”老刘压下心里的激动,紧接着说:“更何况我这人老了,懒散惯了,你让我做这些事情,不是要了我老刘的老命吗。”

见老刘不同意,吴朝阳觉得有点尴尬,不管大小他都是个镇长啊,而且这村长虽然是个小官,但也是个官,不知道多少人都想干呢,怎么到老刘这里,一不在乎他这个镇长说的话,二不稀罕这个职位?

虽然老刘不同意,但是他认定了老刘,而且早上他也跟镇上的相关领导开会研究了,这村子里有了张成林这么个败类,村里人肯定对上面有点意见,现在要是不找个德高望重的人去安抚,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呢。

所以他们一致认为老刘这个人可信,把基层的工作给他,能放心。

“刘叔啊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,今天回来我就跟镇上的相关领导开会研究过了,我们真的希望你能委屈下,先把这里的动作做一下。”吴朝阳认真说道。

见老刘还不为所动,吴朝阳只能把今天开会时候说的事情跟老刘说一遍。

听完吴朝阳的话,老刘皱起眉头,心里盘算了起来。

虽然他在村里是干着村医这么个事情,但也就够解决自己温饱,要是想跟芳芳那啥的话,不得多挣点钱?

他想的可不是去搞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,而是这村长也是有工资的啊,工资加上他平常看病所得,也是不笔不小的财富。

思来想去,这件事老刘觉得还是找个人商量下比较好,这才说道:“吴镇长啊,你这说的也有道理,只是我一时还有点接受不了,要不你看这样行不,我回去思考两天,过两天我给你答复。”

老刘想到一个“缓兵之计”,这样他就是答应下来,吴朝阳也不会说他有啥子目的。

吴朝阳心里松了口气,赶紧趁热打铁说:“也行,那刘叔你一定要好好想想啊,这可是关乎民生大事的事情,你要是能替我们分担一些,那不仅我们高兴,村里人也都高兴。”

老刘又跟吴朝阳闲扯了一会,就离开了。

临走前吴朝阳一个劲的留老刘在他家吃饭,可老刘怎么舍得抛下芳芳,在这里吃饭多没劲啊,所以就拒绝了。

而且他的理由都很正经,那就是村里那娘俩正在医院受苦呢,他不能坐视不管。

吴朝阳还信以为真,对任命老刘当村长更加坚定了。

这还没到晚餐时间,老刘也就没着急回去。平常在村里也难得能来一趟镇上,便胡乱逛了起来,只是有点遗憾的是他不能跟芳芳两个像小情侣一样在街上逛街。

走着走着,老刘就拐进了一条胡同里,年轻时候他可经常来这里,这里不仅有那种场所,还有一家很好的首饰店,他想着给芳芳买个漂亮的首饰当礼物。

他刚拐进胡同,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那竟然是芳芳!

文学

这时候芳芳正在被两个红毛抓着胳膊,捂住嘴巴,往巷子最后面拖进去。

老刘一看差不多就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,这明显是地痞小混混想欺负芳芳的节奏啊。

早上张成林想欺负芳芳,他知道后被他给直接弄进去了,现在两个小混混想欺负芳芳,那他怎么可能忍得了?

“干什么的?给我站住!”老刘又气又急,大喝一声,就冲了上去。

这个时候巷子里的营生还没开张,要不是老刘路过,芳芳被欺负了,还真的没人发现。

芳芳听到老刘的声音,即便被捂住了嘴巴,但还是呜呜呜的叫喊着。

刚才她都已经绝望了,在这镇上她一个人也不认识,而且这里连个人都没有,要是真的被欺负了,她也只能吃亏。

可就在这危机关头,老刘忽然出现了,这一下又让她燃起了希望。

听到身后有声音,两个红毛混子一愣,回过头一看,只见是个老头,刚刚还有点害怕的心顿时放心下来。

“老头,要是想现在快点滚,还能安享晚年,要是敢多管闲事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其中一个瘦一些的混子对老刘警告道。

可是老刘的脚步并没有挺下来,反而脚步更快了。

“去你妈的老头,阿辉给我打,打完了再享用这个小娘们。”另一个体胖身宽的混子说。

“你妈的给脸不要脸,看我几天不打断你的腿。”叫做阿辉的混子骂骂咧咧的冲了上来。

老刘虽说年纪大了,但他常年锻炼,身体可比这两个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混子好多了。

关键是他还有一手秘术,自然不惧这两个混子。

“放开芳芳,不然我让你们从这巷子里爬出去。”老刘一双浑浊的老眼这时候瞪得大大的,看起来竟然有些明亮,怒吼道。

可是这混混就是吃软不吃硬,虽然感觉老刘不一般,但就是头铁。

“啊!”忽然一声惨叫在巷子里传开。

只见叫阿辉的混子举着拳头就要砸在老刘的脸上,可是老刘速度很快,一根手指头就戳到他的肋骨上,顿时让他大叫了起来。

老刘这一下可是用了他祖传推拿术中的一些技巧,虽然叫做推拿术,但是老刘年轻的时候喜欢惹事,也喜欢钻研,就把这推拿术改进了下,可以用来打架。

而他刚才的手法,就是戳到了阿辉肋骨处的一个穴位上。

“小杂种,快给我放了芳芳。”老刘一步一步往前走,说道。

另一个混混一看自己的兄弟一下子就被老刘给撂倒了,顿时吓得屁滚尿流,丢下芳芳从巷子后面跑了。

“刘叔……呜呜呜……”芳芳一下子就哭了起来。

老刘赶紧过去抱住芳芳,安慰道:“没事了,没事了,刘叔这不是在了吗。”

被老刘撂倒的那个小混子趁着老刘安慰芳芳,赶紧跑了。

安慰了一会芳芳,老刘就带着她回医院了。

在路上,老刘才知道芳芳是看到张秀琴睡着了,闲来无事就出来溜达,结果不知道怎么就溜达到这附近了。

那会她就有点怕,刚想走,就遇到了这两个混混。起初还只是调戏她,结果到后面就开始动手动脚,要不是老刘出现,现在她已经被这两个混子给糟蹋了。

老刘听完,心里就叹了口气。

这种事情总是没法断绝了,你收拾了一个,就会有第二个出现。

老刘一边安慰芳芳,一边让芳芳闭上眼睛,说是要给她一个惊喜。

“什么惊喜啊刘叔?”芳芳说到底还是天真,尽管刚才经历了恐怖的事情,但是现在被老刘救下来,有开导了一会,心情已经好了起来。

一听到老刘说要给她一个惊喜,就欣喜了起来。

“你先把眼睛闭上,我让你睁开你再睁开。”老刘神秘兮兮的说道。

他的眼神火辣辣的盯着芳芳,尤其是那领口处,看的芳芳面色羞红。

但芳芳还是乖乖听话,闭上了眼睛。

看着芳芳这娇羞的模样,老刘心里那叫一个滋味啊,他忍不住就凑上去,在芳芳白皙嫩滑的脸蛋上嘬了一口。

“刘叔你……讨厌!”芳芳顿时羞赧的睁开眼,粉拳砸在老刘胸膛上,说道。

老刘嘿嘿一笑,从兜里拿出来给芳芳买的玉镯子,说道:“芳芳啊,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,喜欢吗?”

说是玉镯子,但其实也不贵,老刘就花了三百块。

虽然东西不是很贵重,但芳芳很喜欢,看到那镯子的时候,芳芳就激动的接了过去。

等到了医院,芳芳还是欢喜的不行,可当她看到张秀琴的时候,赶紧收起了欣喜。

“妈你好点了吗?”芳芳看到靠在病床床头的张秀琴关切的问道。

张秀琴本来没觉得有啥,但看到老刘跟芳芳一起回来后,心里顿时觉得怪怪的。

“你干嘛去了?我刚想去上厕所都找不到你。”虽然心里怪怪的,但是她也没往那方面想。

“妈妈我……”芳芳听到一向对她和善无比的妈妈这么说,顿时觉得有点委屈。

“哎呀秀琴妹子,一个孩子你跟她计较那么多干嘛?”老刘不想听了,就说道。

张秀琴还以为老刘是看不惯她说芳芳,赶紧说:“行行行,你就接着惯着她。”

其实她心里已经乐开了花,这老刘眼看着就要跟他有啥子戏啊……

老刘岔开话题,说:“行了,你感觉怎么样了?医生说啥时候你能出院?”

“医生说明天再检查一下,要是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。”张秀琴羞涩的说道。

老刘点了点头,说:“那行吧,那我去外面开个房,让芳芳晚上好好休息,我过来照顾你。”

老刘这时候心里那叫一个热乎啊,在外面要是开个房,跟芳芳在一起……

而张秀琴跟芳芳两个是各怀心思,尤其是芳芳,虽然未经人事,但是她知道这开房意味着什么。

一时间她心里既期待,又紧张,还有些复杂。

要是张秀琴不在身边,她还能放的开一些,但是在病房中,要是被发现了,那可就惨了。

而张秀琴的心思却完全不再芳芳身上,她琢磨着老刘这是想把芳芳给支开,然后……反正这病房里就住了她一个人!

>>>>本文《医品圣手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